【當掌聲響起】純真年代!「自己的歌」帶動民歌風潮

TVBS
更新日期:2011/10/02 22:04
丁學民

今天的「當掌聲響起」深入報導了台灣歌壇的清新風潮,但說起「清新系」的音樂,不能不提到校園民歌運動!曾經,台灣深受西方特別是美國文化的影響,年輕人聽西洋歌,流行樂壇也充斥著翻譯歌曲,1975年,藝文界人士開始有「唱自己的歌」這樣的自覺,那一年的年底,一位年輕人李雙澤,突然在一場大學演唱會上,高喊「為什麼我們沒有自己的歌?」就此揭開這場啟發台灣流行音樂極為重要的的校園民歌運動,之後民歌大為興盛,歷經10年,培養出許多音樂人才,到現在還活耀歌壇,也為台灣創作出無數單純清新,但卻雋永的好歌,讓我們帶您一起回味。

歌曲「恰似你的溫柔」:「某年某月的某一天,就像一張破碎的臉,難以開口到再見,就讓一切走遠。」

蔡琴帶著磁性的歌聲,聽的台下觀眾如癡如醉。歌曲「恰似你的溫柔」:「我們卻都,沒有哭泣,讓它淡淡的來,讓他,好好地去,到如今年復一年,我不能停止懷念,懷念你,懷念從前,但願那海風再起,只為那浪花的手,恰似你的溫柔。」

沒有卡拉OK的年代,吉他就是最好的伴奏,簡單的幾個和弦,譜出清新的音樂風格。歌曲「看我聽我」:「看看我,聽聽我,我裝扮為了你,我歌唱為了你,朋友。」

掀起校園民歌浪潮之前,台灣流行的是翻譯歌曲,唱國語歌的歌手上台,不是唱西洋民謠,就是唱日本來的翻譯歌,而台語歌星,則是唱菸酒歌或失戀歌居多。

遠自1971年,台灣退出聯合國事件開始,醞釀出一連串社會的省思與自覺,一群大學生認為,台灣人應該要有自己的創作,其中,最具代表性的是,淡江大學的李雙澤,1975年底在一場校園演唱會的舞臺上,拿著可樂瓶高喊「全世界年輕人喝的都喝可口可樂,都唱英文歌,請問我們自己的歌在哪裡?」

「唱自己的歌」這個訴求,掀起風潮,揭開校園運動的序幕。

電台DJ劉玉林:「在民國60年初期,台灣地方當時因為聽到的歌曲,大部分都是來自海外和很多翻譯歌曲,有很多非常重要的天王天后,當年想的到的像鳳飛飛小姐、劉文正、余天大哥,或者有很多非常重要的,像鄧麗君小姐,可能他們唱的歌都得到很多共鳴,可是實際上在當年,因為那個時候,產生的一些文化背景,可能有些歌曲主要後來,都回到比較情情愛愛跟酒相關,不然就是借酒消愁,不然就是在孤燈下、在一個酒吧裡等等,這樣的情愫,對於年輕人而言,他們覺得這些歌,他們比較不認同,他們甚至把當時這樣的音樂,稱之為靡靡之音。」

歌曲「風告訴我」:「風告訴我,春悄悄走,海鷗飛了好遠好遠,沒有人問他從哪裡來。」

電台DJ劉玉林:「他們認為,要的部分是要能夠有正向、開朗,對社會的正面提升,能夠有幫助的這些好歌,所以那時候就發起了一個校園民歌運動。」

歌曲「風告訴我」:「風告訴我,春悄悄走,也許你要說聲再見。」

這群大學生,用沒有矯揉做作的唱腔,唱出文學氣息的歌詞,迷漫在空氣當中的是,淡淡的感動。歌曲「忘了我是誰」:「不看你的眼,不看你的眉,看了心裡都是你,忘了我是誰。」

民歌手葉佳修:「其實從民歌開始到現在,應該算是我們華人吧,應該講文化最澎湃的,以歌的這個角度來說,突然間你會發現,歌曲突然間從民歌開始,整個華語歌曲,整個興盛起來。」

歌曲「橄欖樹」:「不要問我從哪裡來,我的故鄉在遠方,為什麼流浪,流浪遠方,流浪。」

民歌手葉佳修:「在第一屆民謠風的比賽的時候,我已經是評審了,我選出來的第一名是齊豫,齊豫是民謠風的第一屆的冠軍,但是她又…她其實是很棒的,我就是說很優秀的人就是不會被埋沒,齊豫又去參加金韻獎第二屆,她又得到第一名,她是所有歌手裡面,唯一一個雙料冠軍。」

歌曲「橄欖樹」:「我的故鄉在遠方。」

歌曲「天天天藍」:「天天天藍,教我不想他也難。」

電台DJ劉玉霖:「校園民歌可以說是,引領台灣踏入流行樂界的,非常重要的一個起頭,甚至有很多台灣流行音樂的歌手,都是從校園民歌,從民國60幾年開始,跨入到民國70年初,這個階段部分,真的是孕育太多太多重要的音樂人,一個非常重要溫床。」

歌曲「天天天藍」:「情是深,離是苦,想是空。」

歌曲「鄉間的小路」:「走在鄉間的小路上,幕歸的老牛是我同伴,藍天配朵夕陽在胸膛,繽紛的雲彩是晚霞的衣裳。」

走清新路線的校園民歌,為當時正在經濟起飛的台灣社會,帶來許多正面的力量,不只如此,這些大學生,紀錄心情的同時,也在紀錄時代的軌跡。民歌手葉佳修:「每一首歌曲,它不只是進入生活的方式,而且是我覺得是反應出這個時代,然後留給後人來看這個世代的。」

那時外婆柱的杖,將我手輕輕挽,踩著薄暮走向餘暉,暖暖的澎湖灣,一個腳印是笑與一串,消磨許多時光,直到夜色吞沒我倆,再回家的路上,澎湖灣,澎湖灣,外婆的澎湖灣。」

平實的紀錄生活,一首外婆的澎湖灣,不只是台上的人在唱,台下的每個人也幾乎都會唱,每個人腦子裡頭的畫面,都是澎湖的陽光沙灘,彷彿每個人的外婆都住在澎湖,彷彿每個人的腳下,都正踩著澎湖的白沙。

歌曲「外婆的澎湖灣」:「外婆的澎湖灣。」

民歌手葉佳修:「我們要唱自己的歌的原創精神,就是寫的就是,他就是很清楚很直白的告訴你,我們現在的生活是甚麼,我們想的是甚麼。」

歌曲「牽掛」:「數著片片的白雲,我離開了你,卻把吋吋的相思,我留給了你,牽掛的是,紅著眼的你,放心不下,也是愛哭的你。」

歌曲「秋蟬」:「聽我把春水叫寒,看我把綠葉催黃,誰道秋下一心愁,煙波林野意悠悠。」

電台DJ劉玉霖:「其實以前沒有那麼講究,所謂聲音的唱腔技巧,它講究的是對這個事情的關心,表現出的溫暖熱度。」

歌曲「秋蟬」:「春走了夏也去秋意濃,秋去冬來美景不再,莫教好春逝匆匆。」

校園民歌,流行的10年,提供許多年輕人創作的空間,這些民歌手,沒有想當明星的夢想,一件簡單的襯衫,加一把吉他,就這麼上台了,他們只是單純的想把自己的心情,用歌唱出來,用最簡單的音符,記錄歷史的軌跡。

歌曲「如果」:「如果你是那片雲,我願是那小雨,終日與你相畏依,於是我將知道,當我伴著你時,守著你時,會是多麼綺麗。」

正因為他忠實的紀錄一個時代的氣味與情緒,久遠到30多年後的今天,仍然讓許多人產生共鳴。

歌曲「月琴」:「再唱一段,思想起。」


已用關鍵字:流行,
共出現:6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


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