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一步一腳印】腳踏實地賣Pizza 大學生最愛美食

TVBS
更新日期:2010/02/28 22:12
王德愷

台北大學的學生們一陣歡呼,熱騰騰的Pizza送到了,學校由台北市搬到三峽,新校園周圍的飲食選擇少了好多,便宜美食,剛開始只是夢想,但後來有人在三峽鎮外,發現了這家手工Pizza店,網路上口耳相傳,成了學生的最愛。

王德瑞:「改良的台灣的蘿勒啦,它現在還OK,勉強還可以活。」記者:「在哪邊?在後面嗎?」王德瑞:「在後面那一堆。」記者:「蓋綠色網子的?」王德瑞:「就後面要死不活的那些都是。」

王德瑞並不遮掩他面對的困難,他愛吃美食,在三峽鎮外山路邊賣手工Pizza,還堅持自己種香草,他承認種香草比做Pizza更難。

王德瑞:「我會想自己種這些香料,是我怕(市售的)裡面,有一些農藥殘留啦,因為我覺得我一些,這一些香料喔,我不是要煮過,是要生吃的,那生吃的話,如果裡面有農藥,那一定很麻煩。」

引進義大利原生種香草蘿勒,春天栽下去,冬天就枯光了,王德瑞到處蒐購進口,或者改用味道比較濃的台灣蘿勒,又擔心他的義大利師父不高興,師傅是朋友的老公,但教他做Pizza時非常嚴格,不僅香草要對味,橄欖油、番茄醬,每一味配料都要師父審核認可,讓王德瑞開店成本增加不少。

王德瑞:「然後他一直叮嚀我說,你一定不能改變我做Pizza的原則,他的原則就是,他認為說,他們義大利做哪些Pizza,就是這些Pizza,如果你要改的話,你就不要做,就不要跟我講說,你是做義大利Pizza,再來就是,我用的橄欖油啦,用的香料,用的這些番茄醬,都必須要經過他認可他才OK。」

買過替代品給師父試吃,師父說不OK,就不能用,抱著對原味的尊敬,王德瑞在沒什麼人知道的鄉下,與太太一起,揉著一個個餅皮。

王德瑞:「其實喔,我剛開始做Pizza喔,我當初的設定是,能夠讓一些,住在鄉下的沒接觸到外國事物的,這一群老人家也好小孩子也好,家庭也好,我想說他們這一輩子,可能就沒有機會再吃這些東西,所以我當初設定是給這群人在吃。」

王德瑞放棄穿梭兩地的台商生涯,選擇回到家鄉做Pizza給鄉親吃,小時候家境不寬裕,吃不到好料,王德瑞養成了一個習慣。

王德瑞:「其實我早就知道(聞味道)了,因為喔,我算有一個怪癖啦,我吃東西都會先聞,不管任何東西。」記者:「從小就這樣嗎?」王德瑞:「:「我從小就這樣,因為我很怕,我很怕那個食物啊,要吃之前我會先聞聞它,咦,今天這個味道有沒有怪怪的。」記者:「怕吃到壞掉的食物?」王德瑞:「欸。」

媽媽嫌他這怪毛病像狗,但這習慣卻在他學做Pizza時,幫了大忙。王德瑞:「他(師傅)教到最後一個階段,就是要麵團拿起來聞啦,他說聞這個動作很重要。」

今天的麵糰跟昨天的有何不同,這也與天氣、溼度都有關係,食物不僅是用嘴嚐,還要用各種感官去品味才完整。

王德瑞:「推這個麵糰時,其實都很多心法,看起來這個好像是硬推硬推,其實它,很多人說喔,你好像用了很多力氣,其實我都沒有在用力氣,它不能用力氣硬去把它推出來,它是要用一個非常,就好像你在抱一個小孩子的,一個一個用力啦,看起來很用力,其實它都沒有用力。」

這樣的解說真的是有點深奧,義大利師父教導王德瑞時,也不是用說的,而是不斷嘗試,從錯中學,去感覺什麼是對的,他覺得義大利人不太理性,但他也學到做Pizza就像做藝術品,本來就需要很多感性。王德瑞:「後來我慢慢覺得,這個是不能用一個1+1=2的,這個道理來說啦。」

鼻子聞,眼睛觀察,還用手掌感覺,需要儘量打開感官,才能創作出一次美味Pizza,而且王德瑞還比別人多吃一些虧。

王德瑞:「欸,瑞珍,我的手機在哪裡?我的手機呢?」劉瑞珍:「手機在那裡。」王德瑞:「喔,在那裡喔。」劉瑞珍:「因為他一邊耳朵聽不到,所以他聽那個聲音,但不知道是哪邊傳出來的。」

王德瑞:「有些人會說,哇,你們做Pizza很好賺,哇,還開車送Pizza,其實蠻荒謬的啦。」王德瑞:「我有眩暈症,然後內耳不曉得,有一個專有名詞我忘了啦,就是沒辦法平衡,所以就不能騎摩托車,所以我必須要用車子來載Pizza這樣。」

每個香噴噴的Pizza背後,都有王德瑞的辛苦,原料成本降不下來,他還不收運費,來店自取還減一些價,自行吸收汽油成本,但一頓飯他還是開快車送3、4趟,不過他說,店開在那麼遠的地方,人家願意跟他買已經很感謝。王德瑞:「跟我買Pizza的人其實都蠻敦厚的,他知道我送Pizza這段路程蠻遠的,他們其實都很不care說,我遲到或是怎樣,他們都蠻能夠諒解我的。」

比起過去喝酒應酬的台商生活,現在雖然累得瘦了十幾公斤,但心情是踏實的,因為父親生病了,身為長子的他,決心回家鄉照顧父母,用原來家裡的飲食店面賣Pizza。

王德瑞:「以前在做銅的生意啊,你每天碰到的這一些金額,都蠻大的,然後大家也爾虞我詐啦,所以會讓你覺得說,你根本,你不是,你不像一個人啦,我好像有點遲到了,他叫我12點15分。」

時間壓力的確讓人焦慮,但辛苦後得到的回饋,也很實在。王德瑞:「快點,這個要趁熱吃才好吃喔。」台北大學學生:「好,可以吃很多嗎?」台北大學學生:「老闆特地送過來,5公里耶。」

很少有的牛肝蕈,沙拉米口味Pizza,還有黃澄澄的生蛋打在餅皮上。台北大學學生林孟酋:「餅很脆,然後料很多,料多實在,而且口味很特別,外面都沒有的口味。」

都會區之外有道地義國美食,讓學生們都覺得自己是幸運兒!台北大學學生:「老闆我們已經期待這個超久的了,真的很好吃喔,手工Pizza耶!哪一個是素的?」王德瑞:「這個,這個。」王德瑞:「我一直在想說,我到底要不要再繼續做下去,因為畢竟它很累,幾乎一天工作15個鐘頭以上時間,有時候真的跟投資報酬率,根本就不成正比。」

不過,年輕人們開心的笑臉,就是最好的安慰與鼓勵,提醒了王德瑞,畢竟他正走在實現夢想的路上,這就是一種幸福了,他的初心,夢想,很簡單,讓沒什麼錢的人,都會區外的人,也能嘗到道地的外國美食

王德瑞:「其實喔,我剛開始做Pizza喔,我當初的設定是,能夠讓一些住在鄉下的沒接觸到外國事物的,這一群老人家也好小孩子也好,家庭也好,我想說他們這一輩子,可能就沒有機會再吃這些東西,所以我當初的設定,是給這一群人在吃。」

但這樣,鐵定是薄利多銷,店才能生存。王德瑞:「喂,XXPizza你好,是,欸欸…幾個呢?(面有難色)喔,可是喔,我今天要到12點20分才有空耶,欸,喔好,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謝謝,謝謝,byebye。」

王德瑞一餐平均要出30個Pizza,夫妻倆常忙到一天只吃一餐,但這也表示,在這個鄉下,吃得到義大利Pizza的人越來越多,王德瑞記得他曾經幾次外送到,一個看起來不很寬裕的單親家庭,雖然超出了外送範圍,但他不忍心讓那家的小女孩失望,每次還是送去。

王德瑞:「後來送了2次以後啊,他們就,那個妹妹可能知道,我送Pizza蠻遠的,也蠻感謝我的,她畫了一張畫送給我,讓我覺得非常感動。」

就是這種感動,讓夫妻倆在疲憊中,有了堅持的動力。王德瑞:「希望每個月啊,能夠做一些Pizza,能讓這些家庭比較不允許的小孩,也能夠吃到我的Pizza啦。」

要實現這個夢,得一步步慢慢來,先要讓營運上軌道,畢竟現在才開店3、4個月,夫妻倆已經累得好想放假,正在摸索怎樣在有品質的產品,與有品質的生活當中取得平衡,不過,他們也很珍惜現在擁有的。

王德瑞:「家裡能夠看得到,然後夠這樣讓大家吃到好吃的Pizza,然後說欸,這個你的Pizza好吃,我就覺得,這樣就很OK了。」

希望用每一塊料多實在的Pizza,溫暖每個顧客不寬裕的小日子,這就是他們的小小夢想。


已用關鍵字:美食,
共出現:4次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


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