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樂藏鏡人(4)杜達雄:唱片視覺美術設計大師

作者: 吳琍君 | 中央廣播電台 – 2014年2月11日 上午10:44

在華語流行音樂史上,在那個還是以唱片及CD為主流的年代,消費者不會忘記的是,2大唱片公司龍頭:滾石與飛碟,曾經打造出無數知名歌手,帶領台灣走向引領華語流行音樂的盛世。但是,在這股浪潮背後,其實有一位重量級的推手杜達雄,默默地為2家龍頭唱片公司,設計出一張又一張令人驚艷的作品,成為推動華語流行音樂重要的靈魂人物。

◎羅大佑幕後推手 滾石創業元勳

美工科畢業的杜達雄,退伍後在廣告公司設計部任職,因緣際會認識了後來在1980年創辦滾石的董事長段鍾沂,以及當時還在中國醫藥學院就讀的實習醫生羅大佑。

當時羅大佑已經開始寫歌,包括1977年由劉文正演唱的電影同名主題曲「閃亮的日子」。但是,卻沒有多少人注意到羅大佑這個名字;不過,默默無聞的羅大佑當時倒有一位很紅的女朋友:張艾嘉。

與羅大佑成為好友的杜達雄,開始經常隨著羅大佑進出錄音室製作demo帶。他還記得當「童年」這首歌出來時,大家就覺得一定會賣;但是當「鹿港小鎮」的音樂第一次流洩出來的時候,他全身的雞皮疙瘩就冒了出來。杜達雄說:『(原音)那時候第一次聽到「鹿港小鎮」,就覺得,哇!這音樂一下來,我全身就起雞皮疙瘩了!那在那時候的音樂不是這樣子的,大部分都是那種很輕鬆的那些所謂校園民歌這樣子,那這種音樂出來,簡直就像打雷一樣!』

但是這種「雷人」的音樂,羅大佑自己試了幾家唱片公司,根本沒人敢發;於是杜達雄就將demo帶拿給外號二毛的滾石老闆段鍾沂,結果二毛一聽,驚為天人。杜達雄說:『(原音)我知道他以前有去投過新格唱片,可是他們覺得這個東西太前衛了,不敢發行。那後來我就把他的試聽帶交給二毛,二毛一聽,驚為天人,尤其是對童年這首歌非常有興趣。可是他們一開始的時候,也不敢發;他們覺得有點,心裡很想發,可是又怕這東西太新,人家沒有辦法接受,怎麼辦?所以他們就想說,ok,我們先打「童年」好了。可是他們覺得,羅大佑也知名度不夠,那時候羅大佑的女朋友叫做張艾嘉,ok,那我們就說,還是先讓張艾嘉來唱童年好了!所以那時候張艾嘉就唱了童年。』

為了張艾嘉這張「童年」專輯,羅大佑和張艾嘉在台灣影視大亨邱復生的支持下,成立了果實音樂製作公司,與滾石簽約合作發行唱片;成為台灣第一家以製作公司的名義,和唱片公司合作發行的先例。於此同時,杜達雄也成為羅大佑最倚重的幫手。

在張艾嘉的加持下,「童年」成功地吸引了市場的注意,奠定了滾石的基業,也讓這張專輯的製作人羅大佑有機會站到幕前。而劃時代的音樂,加上羅大佑一身黑衣墨鏡、獨樹一格的造型,也立刻在歌壇颳起了一股黑色旋風。但是,杜達雄回憶,這股黑色旋風,其實是誤打誤撞的結果。他說:『(原音)因為第一個,羅大佑他本身其實生性比較害羞,對著群眾他可能會有點恐懼,所以他就想戴墨鏡;然後想的全身的黑的造型呢,其實因為那時候他一個人住在台北,也懶得洗衣服,所以他就大部分穿黑色的。所以那時候他就變成掛墨鏡、穿黑衣服。可是就是誤打誤撞地到最後,變成一個宣傳點。』

此後,長達15年的時間,杜達雄一直都是羅大佑身邊不可或缺的左右手。

◎顛覆傳統唱片設計 深受滾石飛碟信賴

於此同時,在滾石擔任宣傳的彭國華,也就是後來與民歌手吳楚楚一起離開滾石,共同創立飛碟唱片,並擔任總經理的彭國華,來找杜達雄做唱片設計。於是他就將在廣告公司學到的設計理念,帶到唱片設計上。沒想到後來就一張接著一張下去,於是他乾脆自組工作室,專職唱片設計。

當時,唱片公司既沒有企劃部、也沒有宣傳部,最多只有宣傳人員,而企劃跟宣傳也沒有分得那麼清楚。因此,杜達雄不但要為歌手做企劃,有時還身兼服裝、化妝及攝影。像杜達雄為潘越雲設計的幾張唱片,都是這樣的模式。

杜達雄說:『(原音)像「天天天藍」的衣服也是我,她的造型是我做的、化妝也是我做的。我也去學化妝,然後就幫她;那時候潘越雲還自己不會化妝,她只會畫眉毛而已。所以我那時候我就身兼數職這樣子。那時候我是騎著摩托車,帶著那個椅子,然後就跟她約在淡水這樣子。包括後來「相思已是不曾閒」,現場拍照就我一個人哪,就我把她帶到那個舊的金山海水浴場旁邊那邊去拍照,那穿的衣服也是我的衣服,帽子也是我的帽子,就這樣。』

與現在歌手出去拍照,動輒大批人馬相隨,除了梳妝、化妝、造型、服裝、攝影各司其職外,攝影還有攝影助理及打光相比,杜達雄其實很懷念當年那種2個人出去就可以搞定的單純。

事實上,杜達雄的唱片設計,顛覆了當時「歌手的臉一定要清楚表現出來」的理念。除了為羅大佑設計的「愛人同志」,是因為羅大佑長得不好看,因此封面上根本沒有羅大佑,只有一滴黃色的顏料水,羅大佑只在封底出現外;就連張艾嘉的「你愛我嗎」,也只放了一張與底片原吋大小的照片。但是,這也是杜達雄最喜歡的作品之一。

他說:『(原音)因為那張其實也是蠻大膽的,就是一張唱片,中間一小張的那種135的底片,原吋。那張照片也是我拍的,那時候張艾嘉到墾丁要拍她的電視專輯,我跟著下去。早上的時候,她還沒有梳化,我就下去,先敲門,就進去。她還在床上睡覺,就拍了。她真的那張是非常自然,是沒有化妝的。另外一點,不敢放大的原因是,因為她沒有化妝,她就躺在床上,剛起來,就頭轉過來看這樣子,然後就把它放最小張。所以那時候,卡帶裡面的照片尺寸跟唱片的尺寸是一樣的,可是在唱片的比例上來講,那張照片非常小。』

顛覆傳統的設計,讓杜達雄不僅深獲滾石信賴;其後,另組飛碟唱片的彭國華,也回頭來找杜達雄幫忙,為旗下的歌手設計專輯唱片。

不過,杜達雄坦言,後期與飛碟合作,主要是配合唱片公司做設計;與早期和滾石的合作相比,滾石給他發揮的創意空間其實比較大。因此,他相當感謝當時滾石另一個老闆,也就是二毛的弟弟三毛(段鍾潭)對他的信任。杜達雄說:『(原音)其實那時候,我蠻感謝三毛的。三毛就,他很信任我。我說這樣做,這構圖很特別,很有創意;他就,好吧,就玩玩看看!那是真的是碰到三毛,要是別的老闆就不可能。』

◎浪尖翻滾20年 回首笑紅塵

台灣的流行音樂從1980年滾石唱片成立之後,就開啟了引領華語流行音樂風騷的新世紀,直到2000年後,台灣整個政治、經濟反轉,唱片圈才開始逐漸走下坡。在這20年的台灣流行音樂黃金盛世,杜達雄不僅參與了前期的造浪工程,也在浪尖上翻滾了20年的青春歲月。

回首來時路,儘管風光,但也有不如人意的時候。杜達雄說,他還記得,在他設計的作品當中,最不滿意的就是「明天會更好」那張大合唱。因為當時是台灣第一次集合了所有10幾、20幾家唱片公司的60幾位歌手來演唱;拍照的時候,只能找當時的棒球場,也就是現在的小巨蛋,把60多位歌手集合起來,從看台上往下拍。當時杜達雄擔心自己拍照技術不夠好,還特別找來知名的攝影師謝春德,但是拍出來的效果還是不理想。

杜達雄說:『(原音)因為所有的歌手都很大牌,我又不敢去得罪他們,或者你怎麼樣怎麼樣。因為每家公司的宣傳都在,要他們穿衣服穿同一件,不可能。所以每個歌手只能穿他們自己的衣服,那自己去搶位置甚麼的。那後來的畫面,說真的,就有點雜亂,歌手就站在那邊,仰天這樣看而已,也沒有甚麼特別的姿勢,而且服裝也統統是亂的,因為那時候也沒有人敢講說,像現在會說,穿同一個T-shirt甚麼的,那時候剛開始第一次啦,沒有經驗啦!』

也因為效果不好,時間又緊迫,因此,最後那張照片就只能放在封底,以免自曝其短。

此外,90年後,電腦化時代來臨,從手工繪圖起家的杜達雄,也不得不轉型,學習使用電腦來繪圖。但是,回想當初啟用電腦時的一片茫然,杜達雄依然覺得好笑。他說:『(原音)買了電腦3個月,我不敢用;就開機就愣在前面,不敢用。可是有一天突然開竅,就是我開始先用的是photoshop,就突然懂得怎麼是copy跟paste這2個功能以後,就突然就開竅了!我也沒有去看那個bible,因為看那個bible又看不懂它到底在講甚麼?而且那時候全部是英文版的!』

長江後浪推前浪,現在已經淡出音樂圈的杜達雄笑著說,唱片圈是最喜新厭舊的地方,一旦當你被尊為大師的時候,就代表是你退休的時候了。現在的他只能在沙灘上休息、在沙灘上看著後浪在那邊翻滾。

儘管如此,刻劃著華語流行音樂黃金年代印記的杜達雄,永遠是我們緬懷、紀錄那段豐饒歲月,不可或缺的靈魂人物。

(本文訪談音源引用自台北市文化局音樂人口述歷史資料)

……..文章來源:按這裡


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